您的位置 >>  妇女新闻  >>  社会新闻

工程师爱诉苦被称男版祥林嫂 妻子:不改就离婚

结婚仅半年的老婆独自搬到书房去住并换了书房的锁,用行动宣布和他分居。老婆还警告他如果3个月内不改掉男版祥林嫂见人就牢骚抱怨大吐苦水的毛病,坚决离婚。而他认为自己仅仅是性格外向,心里藏不住事,习惯见人就敞开心扉而已。

 

  爱诉苦 到底是不是错?

  来信

  张老师:

  你好。我心里藏不住事,很容易信任人,而且习惯见人就敞开心扉诉苦。但我的遭遇一点不比她好,甚至还更糟糕。我对人很真诚,心里有苦就要掏心掏肺说出来,然而,我很少得到想要的回应。相反,我感受到的是回避、拒绝、冷漠。已经有很多次了,我刚刚想把心向某人打开,这个人就会找个借口逃掉,我内心因此屡屡受伤。

  不过这些都是轻伤,最近被老婆分居才真正是重伤。结婚仅半年的老婆竟然独自搬到书房去住,还换了书房的锁不让我进去,我就这样被分居了。老婆还警告我如果3个月内不改掉男版祥林嫂见人就牢骚抱怨大吐苦水的毛病,就坚决离婚。我实在想不明白,我不过就是和她来渝旅游的外地同学一起喝酒喝高了聊了会天,说了些真心话,怎么就成了男版祥林嫂?难道我要装模作样说些假大空的话她才高兴?人与人之间怎么能这样不真诚不耿直不爽快呢?

  我承认作为一个快30岁的工程师,我性格是外向了些,也有不够成熟不够理智的地方,但平心而论这也不算什么不得了的大毛病吧?她居然因此要和我分居!还以离婚相威胁!容易交心爱诉苦真的是错吗?余志立

 

  5日下午,我和余志立在较场口的一家茶楼见面。他一坐下,没来得及喝口水,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诉苦,从幼儿园因个子小家里穷受人欺负开始,说到小学、中学、大学,遇到的种种不公平,参加工作又碰到了一个刻薄到变态的领导;再倒回去控诉父母、亲戚、初恋女友及前女友。他整整倒了40分钟苦水后总结说,反正我的命运一个字就是惨,两个字悲惨,三个字很悲惨。

 

  哪种诉苦受欢迎

  我刚刚和家人一道从台湾旅行回来,内心的一部分还留在海峡对岸如诗如画的风景里,人有些恍惚,对余志立倾盆而倒的苦水反应稍显迟钝。

  余志立很敏感,用不满的语气质问我是不是很讨厌听他诉苦?他说,你要知道,我之所以跟你讲这么私密的事情,那是因为我完全信任你。我点了点头说,谢谢你的信任,我很大一部分工作就是听人倾诉,不存在讨厌听人诉苦。不过,同样是诉苦,确实存在很大的差别,有些诉苦是建设性的,有些诉苦则是破坏性的。

  我跟余志立分享了阿智的故事,阿智是我们这次台湾观光旅行的地陪导游,高雄人,53岁,曾经是开奔驰做地产的阔佬。他温文尔雅,工作敬业,尽管大学专业是商科,但地理历史及人文知识非常渊博,我们去任何一个景点,他都可以像百科全书一样为我们提供丰富翔实的背景资料。这样一位博学儒雅的人同样喜欢诉苦,他给我们讲述他小时候偷偷下水被老爸打得半死至今怕水;结婚4年攒下的全部积蓄被小舅子拿去做生意亏个精光;刚买的劳力士手表不知怎么就弄丢了;7成按揭买的4套房子全部贬值不到6成亏本卖掉背上一身债务;平时温柔和善的妻子突然坚定地提出离婚;帅呆了的儿子打电话过来总说老爸我要提款……

  余志立瞪大眼睛说,53岁的人还这么悲摧?比我惨多了。他这样爱诉苦,你们是不是也很烦?我摇摇头说,我们对阿智的诉苦,不仅一点不烦,甚至还充满期待,最初是他主动诉说,后来就成了我们提问他回答。余志立很是不解地问:为什么?太不公平了,我的诉苦如此遭人烦,他一个老男人的诉苦却大受欢迎? 
如何诉苦受欢迎

 

  我想了想说,阿智诉苦至少有三个特点,第一,诉苦但不抱怨不沉浸于苦水中,不让自己一味扮演受害者的角色,讲述小舅子生意破产他解释为学做生意总要缴学费;第二,每一次诉苦都不回避自己的责任,懂得自我反省和检讨,说到前妻要求离婚他坦承自己当时年轻不懂事让她失望了;第三,对于苦的态度是坦然平和,认为痛苦的经历也给了自己滋养,他说大起大落之后什么都看开了反而活得快乐洒脱。正是这三点让阿智的所谓诉苦成了他丰富人生经历的分享,也成了他正向积极的情绪表达,当然受人欢迎。

  余志立陷入了沉默,我说诉苦本身没有问题,但要讲究方式方法,要健康安全地诉苦。本质上来说每个人遇到困难和痛苦时都有诉苦的需求,表达情绪是心理健康的基础,完全靠自己死扛只会让压力更大,健康安全的诉苦可以发泄情绪缓解压力,获得他人的关注与支持。健康安全的诉苦,就是要把握好场合、分寸、要替倾听的人着想,对方有无意愿和能力承接你的困难和痛苦?如果没有,你的诉苦只会给你们双方带来困扰。这种诉苦就是破坏性的,不健康也不安全。另外,诉苦毕竟只是情绪一时的发泄和缓解,解决困难和痛苦的根本还是自己心智的成长与成熟。如果把诉苦当成应对困难痛苦的神器,那就是高估了诉苦的作用,同时也会不知不觉中成为别人眼里可怜可悲的祥林嫂。

 

  分寸和界限

  对话

  张娓:你到底跟你老婆的外地同学说了些什么?

  余志立:就是倒了一腔苦水,把工作中、生活中的各种烦恼都通通说了出来。我倒真希望她是生气,如果只是生气,生气过了就算了。她没怎么生气,平静地做了这一切。她越这样,我心里越发毛。

  张娓:你和她的同学是初次见面?

  余志立:对,第一次见面,这位同学读大学时和我老婆互相欣赏,因为我老婆坚持毕业要回重庆,两人就没往前发展。

  张娓:这种情况你初次见面就跟他倒苦水确实不妥,容易让他和你妻子都感到尴尬。

  余志立:我老婆也是这样说,你们女人的思维真是奇怪,为什么不觉得我这样做是信任他,不把他当外人。

  张娓:可他确实是外人或者客人,人与人之间保持应有的分寸和界限不仅是礼貌,更是尊重。



上一篇:没有了!

下一篇:咨询师不是婚姻“救世主” 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